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 > 水产 > 泥鳅养殖 > 泥鳅新闻

辛林泥鳅养殖1680多亩基地开创致富路

阅读次数: 加入时间:2015-01-26

    这里就是辛林1680多亩的泥鳅养殖基地。记者来采访,却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,基地的每个员工都随身带着鞭炮,随时燃放。
    记者:你们每个人兜里都有鞭炮吗?
    员工吴松航:一般来说在工作的时候就有,吓吓它。
    员工马云:仓库里面有鞭炮每天都可以去拿一点。干活的时候兜里揣一点,看到鸟了放一点。
    放鞭炮是为了惊吓水鸟,特别是海鸥。辛林的泥鳅养殖基地离海近,每天都有大批海鸥和其它水鸟来吃泥鳅。
    李经理:白鹭呢,它个人战斗力比较强,但是它的数量不多。而海鸥就不同,海鸥的话它就像一个军队似的,它要一来的话能上千只。这一只海鸥它一个俯冲下来就意味着叼走一条鱼,这一条鱼的价值呢,多的话三五毛,少的话一两毛。
    员工:每天几乎都有很多鸟在那飞着盘着。
    记者:赶不走是么?
    员工:你场子大么。你把它从这个塘赶到那个塘就是赶不走。很难赶,它也不怕你。
    海鸥吃泥鳅的现象,曾让辛林尝尽了苦头。2014年3月,辛林刚开始养殖泥鳅时,2个星期,就被海鸥吃掉了200多万元的泥鳅苗。
    李校刚:也就是一天时间吧,一个海鸥群过来差不多也就灭了一个塘的苗种。
    记者:灭了是什么意思?
    李经理:灭了就是被吃完了。
    辛林:看着也是挺可怕的,过万只的海鸥在我们整个1000多亩的渔场里面盘旋,一天来回的不停,当时计算了一下有接近200万的损失。
    一看到有海鸥飞来,员工们就放鞭炮。这种放鞭炮惊吓海鸥的办法,虽然简单,但很有效。
    辛林:把这个鱼网收小一点。
    辛林在这片1680多亩的养殖基地养的是一种从台湾引进的大规格泥鳅。
    为了看得明显,辛林从市场买回了普通的泥鳅--青鳅跟他养的泥鳅进行对比。
    辛林:这个品种呢,是我们所说的台鳅,就是台湾泥鳅这个品种,6个月左右的时间就有这么大条。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原鳅,也就是青鳅。这个鱼呢长了有一年多,这算是大条的。
    辛林养殖的这种大规格泥鳅,在市场上很受欢迎。很多外地的客户都排着队来买泥鳅。
    记者刘青青:您要买多少泥鳅今天?
    重庆客户李金:要拉一万多。
    记者:一万多斤?
    重庆客户:一万多斤。
    记者:今天拉的泥鳅大概几天能卖出去?
    客户:一天大概就是几千斤吧。
    重庆客户:这拉回去就是两三天(卖完了)。
    辛林是广东省水产界很有影响力的人物,他的水产档口遍布全国的很多水产市场。
    东莞金桥市场总经理钟树林:在我的心中辛林这个人在水产界可以说是一流了。
    泥鳅养殖:泥池养泥鳅 致富很轻松
    赵嘉纬某水产公司副总经理:他说是老二,没人说老大,因为这个是有市场依据的,不是他说大就大的,因为他整个销量运输,真的是有这么大。
    可在10多年前,辛林也只是广州市水产市场里一个普通的小经销商。那么,他又是如何变成广东省水产领域的重量级人物的呢?
    辛林是河南信阳人,1996年跟随南下打工的热潮,来到这里做水产生意并成立了一家水产公司。1999年,辛林在市场里买卖回鱼时,发现了一个商机。这个商机让他很快从普通水产经销商变身当地水产界的重量级人物。
    辛林:长江回鱼,在北方养2年的品种,在这地方(广东)一年就可以养出来了,他这个外形,体型,口感都没什么区别。
    广东省的气候条件非常适宜养殖回鱼,然而在广东却很少有人吃回鱼,也就没有人养殖回鱼。这让辛林有了个大胆的想法。
    辛林:在广东养,到内地销。内地的市场对这个品种是很成熟的,这是一个长江的很多年的老的品种,长江的回鱼。
    1999年,在离广州市不远的佛山市南海区有很多人以水产养殖为生。辛林来这里鼓动大家养回鱼。养殖户们却不同意。他叫翟耀福,是位水产经销商,当年一直陪着辛林收鱼。
    水产经销商:一开始很少的,我拉几条鱼照样一拉,拉10条8条照样一拉。
    记者:村民不愿意养是什么原因呢?
    水产批发商:是啊,(养殖户)怕没销路,卖不了。
    辛林想出了一个办法,这个办法实施以后很多养殖户开始养殖回鱼。辛林以每斤比成本价格高20元的价格收购回鱼,同时给养殖户一定的保证金。
    经销商:养鱼(一斤)的最多花个十块成本都够了,卖30,你不养。
    辛林:当时那个保证金在鱼塘里面,下的多就是几万元钱吧,给一个养殖户几万元,就可以做到你养这批鱼。
    2000年初,养殖户养出的回鱼被辛林收购后,空运到了上海、南京等地的水产市场。当时市场上野生回鱼价格200多元一斤,而人工养殖又非常少。辛林把从养殖户那里收回来的回鱼市场定价40元一斤,刨除成本,每斤辛林只赚几毛钱,这让公司内部的很多人都感到不满。

辛林1680多亩泥鳅养殖基地1

    李校刚:当时整个公司,没有人不反对这个事的,很多人他就比较极端的认为再这样做下去的话,我们担心我们的工资都发不出来,不能这样干了。
    2000年,由于前期投入大,利润少,辛林的回鱼卖的火爆却也没赚多少钱。而就在此时,南京的一个水产经销商找到辛林,提出要在南京市场独家代理他的回鱼,并且给出了150元一斤的价格。
    辛林:他价钱开的比较高,但是我们没有同意这个做法。
    之后陆续有几个其它地区的经销商也想高价代理,都被辛林拒绝了。
    李经理:保守估计应该不用一年多时间也能赚1000万,我觉得你作为商人你能多赚钱,你不赚,你这是不是脑子坏了。
    水产经销商:(提价)那是肯定,百分之百卖的了的,他说了么,这么多年了不还是照样卖。
    然而,不管别人怎么说,辛林既不跟人合作,也不提高市场上回鱼的价格,辛林为什么放着能赚的钱不赚呢?
    辛林:商品鱼价格偏高,它可能需求量会减少,我们对下面整个广州养殖业的储存货源是很清楚的,农民必须养出的产品要上市,按照这种高价销售,市场量越来越小、不符合我们定的规律,我们精确的核算过,量的优势还要大过价格优势。
    2000年秋天,在辛林的销售速度和价格的刺激下,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很多村子都开始养起了回鱼。
    经销商:一个村子都养,我每天拉鱼都没有停的拉。
    记者:当时你们每天能拉多少鱼?
    经销商:最少得有10万斤以上,一天。
    辛林从1999年时每天卖10多斤回鱼变成了2001年旺季时每天卖10多万斤,年销售额超过了2亿多元,辛林一下在广州黄沙水产市场里出了名。
    水产公司副总经理:回鱼供货,80%-90%,这个销售,整个(黄沙)市场上基本上都是他的。
    批发商管绍勇:要回鱼的人基本上都在他这里拿货。
    2005年,辛林又搞起了活鱼长途运输生意。他一次性投入了1000多万元,购买了10多辆运输车,改装内部后,往返北京、上海等地运输活鱼。
    辛林:上海和北京呢,每天对这个活鱼需求量很大,我们这样的运输量加大了,市场能满足客户的需求。
    然而,尽管投资很大,运鱼车队却并没有给辛林带来预想中的利润。
    李校刚:直接这个全车都损失的呢,不低于30车,您说就是半死不活这些伤残次品,现在就是记得不是很清楚了,但是当时就这一块投入的资金呢,应该超500万元。
    2006年初,辛林的车队每次把活鱼运到上海后,再到离上海比较近的江苏盐城把空车装满鲫鱼后,回到东莞金桥水产市场销售。
    辛林:这个鲫鱼产区在广东产量又比较少,只能靠广东(养殖鲫鱼),那个价格相当高的。江苏这边的鱼跟广东这边品质(比)又好吃,量又大,我们发现这个商机,就从那边运输到广东这边来。
    然而,辛林的这个做法,不仅没赚到钱,还让他自己陷入了泥潭。
    市场经理:(辛林)卖鲫鱼的档口,开始做的时候,第一第二个月,大概亏了7080万元左右。
    辛林:做的人多的时间,就是市场的承受力没有一个统一的计划,这个调配的货多了,你到市场可能是贬值。你能便宜卖,我也能便宜卖,就是这样造成的大家亏损。
    辛林连续换了好几个在东莞金桥水产市场档口的负责人,都没改变这种亏损的局面。
    李经理:这个产品积压,广东的天气又比较热,造成死亡比较大。在我负责的4个月时间,直接损失超过100万。
    对于水产批发生意,货进多了或是少了都会赔钱,这就需要对市场需求有一个相对准确的预测。

标签:
来自:  编辑:
论坛图片新闻

微信扫一扫
养殖一点通